新聞中心
新聞頭條
公司新聞
基層動態
媒體報道
行業動態
未來能源發展形勢是再電氣化、能源轉型、能源互聯
時間:2018-04-18 作者: 來源:中國能源報瀏覽:590

411日,作為中國能源發展的重要參與者和見證者,電力規劃設計總院發揮智庫創新思想、建言獻策、服務政府、服務行業發展的優勢,正式發布了《中國能源發展報告2017》。

這份報告是電力規劃設計總院2017年行業發展藍皮書系列報告的首份報告,以能源領域“四個革命、一個合作”為主線,對2017年我國能源發展狀況進行全面梳理、綜合歸納,并對能源發展中亟待解決的問題提出行動建議。

《中國能源發展報告2017》的發布,對能源界、經濟界人士認知能源行業的發展現狀及趨勢提供了重要指導。中國作為世界能源的重要組成,在清潔能源路徑轉型、能源企業 “走出去”的過程中,如何講好中國故事?圍繞這些問題,報告發布現場,來自國際機構、駐華使館、專家、能源企業代表發表了各自的觀點和看法。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長張有生

“三化”代表了全球能源變革方向

從世界能源發展趨勢看,“三化”代表了全球能源變革的方向:

① 結構上的變化,向低碳化、無碳化發展。

② 方式上的變化,由過去集中式為主向集中式和分布式并舉,再向以分布式為主轉變。

③ 由過去的電氣化、自動化向智能化方向轉變。

由此帶來較明顯的特征,在電力界是“再電氣化”,或是電力在未來能源消費中可能出現新躍升的可能性。一旦新增能源系統逐步轉為以非化石能源為主,如風能、太陽能,那么燃料成本就會大幅度降低,這對于提升本國核心競爭力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世界能源變革大勢的背景下,我國在這一輪變革當中,由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向未來低碳化、無碳化的能源方向轉型,我國面臨的挑戰相比其他國家更為艱巨。

在發達國家在能源消費總量基本達到頂點的背景下,其能源轉型只是對存量替代的問題。而我國能源需求在不斷增加,現階段背景仍是以煤炭為主,壓力是可以想象的。因此,我國制定了2016-2030年推動能源生產消費革命的戰略。

隨著未來能源建設的主導發展方向向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發展,在新一輪能源變革中,中國的能源發展不會再重復歷史,滯后于世界一個時代,將由參與者成為貢獻者,甚至是成為某些領域的引領者。

 

瓦錫蘭集團中東和亞洲區副總裁Sushil Purohit

任何一種能源都不應該被拋棄

當前,全球企業都在致力于將可持續發展的智能技術變成現實,但是,我們依然不能孤立的看待所有能源,而是要把可再生能源整合到整體能源戰略當中,任何一種能源都不應該被拋棄。

比如:LNG(液化天然氣)可以發電,雖然在未來不一定如此,但以此為例多方法、多途徑深化推進可再生能源發展是必要的。全球有不少企業在推進相關工作,例如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家,其可再生能源占比可達到70%-80%。在未來,老化的電站會被逐漸代替,柔性技術等新技術也會不斷更新積極影響著世界能源發展。

而對于全球都在面臨的棄能問題,由于風能本身變化大,很多情況下不可能做一些循環。所以,目前中國的解決方法只能是關閉風電站。今后在全球都增加裝機容量的情況下,發電能力也會有所提高,并且會有像能量存儲等解決方案。目前中國面臨的問題和西方不同,但是可以從如德國、北歐等國曾犯的錯誤或面臨的風險中去學習。

我認為,如果在中國能源戰略是以綜合發展的方式進行,那么機會更多。并且,在未來,中國可在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中作出更大貢獻。當然,目前中國已經獲得了十分斐然的成績,這是不言而喻的。

 

國家電網能源研究院副院長蔣莉萍

轉型和發展是能源發展兩大關鍵詞

我們始終認為轉型和發展是能源行業面臨的兩個關鍵詞,我們必須抓住機遇,并行推進轉型和發展。

針對我國國情,我認為:

一是必須從增量入手。

同時,也要重視存量和實現先進技術突破的結合。在存量上,尤其要結合現有技術的更新改造和繼續發展方面,把轉型的思路揉進去。

二是高度重視行業管理體制機制的轉型。

技術水平決定的是轉型能力的高低,決定潛在的能力。但是,政策與市場機制決定了它的現實成效。

所以,圍繞能源體制機制轉型,首先要持續、強化推動加快市場化建設,同時加強監管能力的提升。

其次,現行業能源管理板塊化,能源品種之間綜合協調能力差,未來管理體制需打破板塊壁壘,推進綜合、清潔能源體系建設。

再次,增強市場主體對投資項目的經濟性的自主性和責任性,從政府管理行為出發,應重視行業發展的邊界,有底線不越界。

三是同時要推動傳統技術裝備制造能力及制造產業的轉型。

四是在注重煤炭靈活、清潔化轉型的同時,希望可再生能源能從之前的補充能源到現在的替代能源,盡快成為主體能源。

但新能源發展在目前不可獨立來談,尤其是在需要調節能力的電力系統。在新的能源格局里,我們必須深化對電力系統、電網作用的認識,有必要重新審視和評估電網在整個能源體系里價值發揮的方式。

 

新奧數能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馬曉旭

綜合能源體系能效可提80%以上

中國在世界能源變革浪潮下所處的位置,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中心位置。從產能結構、用能結構,甚至是綜合科技的發展都決定了我們處于風口浪尖上。

在產能結構上,中國每年在可再生能源上投入1000億,超過美國的兩倍,也超過了美國和歐盟的總和。在用能結構上,根據過去40年的數字統計,能源消費增長速度遠低于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速度,這意味著年均GDP用能在急劇下降。

《中國能源發展報告2017》顯示,2012-2017年用能密度也是呈持續下降趨勢。所以,我國用能結構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但同時,不能忽略我國在綜合科技(新能源汽車、無人車等)上的發展,也將對用能結構產生新的改變。

另外,整個能源結構的變革不止是物理層面的變革,也不僅是單體能源的變革,我們所有能源人正在推動的是柔性可適應的大規模能源網絡。它所期望的是能夠在未來能源互聯互通的時候通過余缺互濟的方式綜合調優,使用能成本真正發生改變。

數據顯示,綜合能源的消費方式,整體用能效率甚至可以提高到80%以上,能源設施的利用率可以提高50%以上,用能效率提升30%,整體碳排放也會相應減少45%。

其中“整體”的意義描述是不僅僅通過單體能源改進的方式,而是通過綜合能源的方式,在能源領域真正帶來變革性的發展。這是在整個能源經濟變革之下,實現路徑里不可或缺的一步。

 

法國ENGIE中國執行副總裁劉恒偉

中國能源轉型要直面煤炭問題

能源轉型是必然的,這順應了歷史發展趨勢。但在能源轉型就必須要直面煤炭問題,用好煤炭。

現在,中國大規模利用煤炭的結果就是對環境產生破壞。全世界有一半的煤炭消費在中國,全中國40%的煤炭消費在京津冀地區,霧霾的原因離不開煤炭使用現實。而在煤炭發電方面,我國雖然擁有全世界最高效的煤電廠,其排放標準更是世界上最為嚴格的,但是由于總量過大,環境問題依舊凸顯。

因此,現階段,對煤炭問題我們要有非常堅定且清醒的認識:

一是必須要明確減煤,并且要持之以恒地做下去。

二是要深化發展煤炭清潔化利用。

三是能源安全問題。

為了保證能源安全而廣用煤炭,由于數量短缺而大量進口,效果就會與初衷背道而馳。能源安全并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字指標或對外依存度指標。而是一個十分復雜的問題,涉及了整個供應鏈,僅僅簡單地將其化為一個指標是非常不科學的。這種認識導致整個能源政策走向、能源利用走向已經出現了一些問題,需要反思表象背后更深層次的對能源決策目標的認識。

 

中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原副院長劉克雨

中國企業出海應規避四大風險

中國石油企業走出去已將近30年,在習近平主席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后,能源企業紛紛走進國際市場,遇到了更大的機遇和挑戰。

隨著中國油氣海外投資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作領域的擴大,我國企業也產生了變化。第一,逐步向全產業鏈合作發展。第二,從國企向國企和民企共同走出去變化。第三,從只注重陸上向兼顧海上發展變化,并且注重上游投資及工程技術更新。

同時,我們也面臨四大風險:

一是政治風險。如何同俄羅斯、伊朗合作又避免美國長臂管轄是存在。

第二,“一帶一路”國家大部分是發展中國家,發展中國家的特點是法律法規不健全、政策多變,這給我們帶來了政策風險。

第三,這些國家普遍的支付能力有問題,讓我們對未來投資回收有所擔憂。第四,安全問題,中東、中亞國家恐怖勢力較猖獗。

在規避風險上,我認為:

① 合作中不力求主導,充分注意對方訴求,同時認真評估其支付能力。

② 堅持分清政治、經濟界限界,真正做到政府搭臺、企業唱戲、市場化運作。

③ 在海外合作中,我們要充分發揮綜合一體化的能力,國際企業投資、技術是分開的,而中國是兩者兼具。

 

英國大使館能源官員Jessica Henry

可再生能源發展是尤為重要方向

有關棄風、棄光的問題,如果我們想達到203030%的目標,還面臨很多挑戰。

2017年中國的棄風率在12%左右,棄光率是10%左右,這是由于中國的地理現狀及中國的西南和東南地貌的特殊情況所致。所以,我認為,建設長距離輸電網是非常重要的,一是因為中國的用電量需求,二是對于輸電網功率的需求,中國在這個方面非常努力,但同時面臨很多困難。

另外,中國相關的法律法規結構應該有所更新。由于中國一系列低碳法律法規還是早期出臺的,其低碳化促進方式有些過時。

就英國來說,我們在2008年、2013年、2014年分別頒布了可再生能源法案,在各種市場適用于不同體系,且英國在可再生能源領域嘗試過各種發展結構框架。英國有世界上最大立案的風電市場。

在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就已經進入電力競價市場,這些努力促使英國在上世紀末對二氧化碳減排達到了40%。同時,我們也認為可再生能源是尤為重要的發展方向。

去年12月中英雙方也就可再生能源達成了高級別政府間合作方案,未來3-4年之內英中雙方在可再生能源領域會有廣泛合作,希望進一步幫助中國減少可再生能源成本,增加可再生能源配置。同時希望在中英雙方之間搭建論壇,更有效地談論合作內容。

 

聯合國環境署駐華代表處官員蔣南青

大型能源集團身處能效轉型過程

在全球推動可持續發展目標實現的背景下,我國2030年可持續目標強調的是如何達到一種多收益的體系。中國的能源生產已經是全球第一,在已經達到將近峰值的情況下,不可能再去一味的生產、增加供給,而是要從需求側出發進行能源革命。

從消費端來看,在整個生活場景中,日常生活需要的一半能源都是供熱、制冷、照明、熱水等都是低品位的能源,不需要用高品位的能源來供給。在這個方面存在著大量的能源浪費;另一方面還存在能源不足的問題,若要進行最佳能源匹配便需要良好的能源規劃。

現階段我國的煤炭消費占60%,瑞典、丹麥等國也是從70年代的100%純燃油的能源結構轉變成為當今100%的可再生能源的結構。這種能源轉型是在遭遇70年代石油?;?,整個國家將所有能源循環利用且協調發揮作用,將供熱、供暖、供電各種能源結構集中在一起,來去議價,在峰谷電價給能源的供給方和需求方達成共識。

瑞典等國家和中國體量無法相比,但可以借鑒其成功應用案例。比如現在前端的垃圾處理和生物質能源相結合應用。

在能源互聯的情況下,還需要投入對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促進當地經濟增長。這同時需要非常精密的測量和計量,對技術要求高,也會促進就業發展??梢運?,在全球趨勢下,中國大型能源集團轉型也處在向能效轉型的過程中。

分享至: